【Portfolio】突破高难度靶点,维眸生物以独创能力加码眼疾创新药研发疾创新药研发

维眸-VVB logo.jpg

​​文章来源:维眸生物 http://www.vivavisionbio.com/

2020年10月28日

维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眸生物”)拥有一支资深研发团队,他们将人生中大部分年华与热情倾注于创新药研发领域,并期待能以他们的力量撬动中国创新药研发。

 

以年为记,20年、25年都是他们花在创新药研发上的时间。

 

面对25年这一时间刻度,维眸生物CEO沈旺博士谈道:“这个数字,看上去很长,但较之我们在创新药研发上做出的突破来说,太短了。”

这25年间,沈旺博士先后在雅培、Sunesis、安进、KanionUSA等公司从事小分子药物研发,并领导开发出抗癌药物Venetoclax(2016年4月获FDA批准)、干眼症治疗药物Lifitegrast(2016年7月获FDA批准)。

 

尽管在沈旺博士眼中,25年很短。但在维眸生物药理部副总裁李勇博士眼中,沈旺博士在这25年间所做出的突破却是极多的。

 

“二十几年的时间,研发出两款药并进入市场,这样的成绩让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这并非仅依靠巧合便能达到,需要实力。正是因为沈博的这份实力,让我选择加入维眸生物。将我们丰富的研发经验带到中国的共同目标,则让我选择与沈博走得更远。”李勇博士说道。

这份坚信,来自于李勇博士近20年创新药研发经验。曾任新加坡眼科研究院(Singapore Eye Research Institute)教授、艾尔健(Allergan)资深科学家、10余年眼科医生,并对Ozurdex®和临床新药DARPin(2019完成3期)的研发做出关键性贡献的他,对于眼部研究有其独到见解。

 

李勇博士告诉动脉网:“加入维眸,也许会带来‘1+1>2’的效果。而我也期望我与沈博能将创新的理念带回中国,让中国在下一个10年或20年也能产生足以面向世界的一流公司。”

再出发:以国产药替代进口药

 

在沈旺看来,国内创新药行业发展在市场、政策等方面一直不太明朗,行业规范也尚未形成。2016年,当沈旺发现国内创新药政策正逐渐变得开放起来,他便决定从美国回国,创立维眸生物。成立至今短短四年时间,维眸生物已获三轮融资。资本方的青睐,不仅是对维眸生物硬实力的肯定,也是对该条赛道的看好。

 

“目前进口药引进后,落到老百姓头上价格仍显昂贵。我们期待用在国外积累的多年经验,支持国内新药研发。同时,我相信我们有能力研发出新药,并用国产创新药替代进口药,再推广到海外市场。这无论对国家还是民众而言都有益处。”沈旺博士说道。

 

诚如沈旺博士所言,目前国产眼科用药仍然以进口产品为主,国产替代具有极大空间。维眸生物不仅盯准了这一市场空间,在临床需求及生物学的指导下选择以干眼症为发力点,持续向药物稀缺的葡萄膜炎,青光眼、睑缘炎等眼疾创新药进行延伸布局,建立起丰富的产品管线。

 

目前维眸生物已主要研发出VVN001、VVN539、VVN461e三款候选药物。作为手持多项研发专利,维眸生物的探索路径及研发成果值得深度解读。

 

  VVN001:瞄准干眼症,研发第二代LFA-1拮抗剂

 

医学领域将干眼症定义为多种因素所致的一种眼表疾病,包括眼表不适、视力变化和眼膜不稳定并伴有潜在眼表损害、泪液渗透压升高和眼表炎症反应的眼部疾病。

 

据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中国干眼症患者人数从2015年的2.1亿增长到2019年的2.4亿,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至2.7亿,其年均复合增长率约2.7%。

 

炎症是干眼症发病机制中最关键的因素,但细胞凋亡、性激素变化等也共同参与了干眼症的发病过程。通常而言,干眼症的治疗方法多为眼药水及泪液替代品,但针对多样病因,以上两种治疗方法显然存在一定局限性。其疗效多为缓解症状,而非将干眼症的潜在病因消除。

 

针对这一痛点维眸生物打造出VVN001—第二代LFA-1拮抗剂,并以此为基础计划研发多款治疗干眼症的复方产品。相较于传统干眼症治疗药物“环孢素”,LFA-1拮抗剂溶解度更优、分子活性更强,更具安全性。

 

沈旺博士解释道:“因环孢素具有较为复杂的设计工艺,且对眼部具有一定刺激性,并非一款非常理想的药物。而LFA-1拮抗剂水溶性就较好,对眼部的刺激性也会相应较小。同时,LFA-1拮抗剂起效更快,仅需两周便可起效,而环孢素则至少需要6周才能达到最大效果。”

 

那么,LFA-1拮抗剂究竟是如何工作的?

 

LFA-1与配体ICAM-1结合并激活T细胞,使之附着在内皮细胞表面,将会引起炎症反应。而LFA-1拮抗剂VVN001,可阻断LFA-1与配体ICAM-1的结合,有效控制干眼症炎症反应。

 

维眸生物在第一代LFA-1拮抗剂Lifitegrast化学结构基础上进行了改良,提高了其分子活性、溶解性,减少了使用该药物后所可能产生的相关不良反应,并建立起相关动物模型对这一结果进行了验证。

 

目前,VVN001的二期临床研究已经获FDA批准,即将开始入组病人。

 

VVN539:扎根青光眼领域,以双靶点实现双重降压  

 

“哪里有需求,我们就往哪里扎。”李勇博士说道。

 

目前青光眼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致盲性眼病。据WHO预测,2020年全球原发性青光眼将达到7964万名,其中11.2%的患者将失明,中国全人群原发性青光眼患者将达到2182万名,占全球27.4%。数据背后,是青光眼极大的市场需求。

 

不仅如此,针对青光眼维眸生物研发出Rock抑制剂,开创小梁网降眼压新途径。以Rocki+双靶点,实现双重降压,有效降低眼内压。经实验对照,其效果优于目前市场领导者 Netarsudil全新的作用靶点,并可与其他抗青光眼药物联合应用,进一步增强降眼压效果。

 

透过维眸生物在创新药研发上所产出的成果,不难发现企业在药物研发上的实力。其不仅能够针对一项眼疾战略性地选择特定适应症进行产品组合布局,并搭建起一整条产品线。凭借企业在行业内的耕耘与实力。

 

VVN461e:入局者稀少的葡萄膜炎创新药市场

 

葡萄膜炎是眼内组织发生的炎性反应,这种炎性反应还可能引起一系列严重的并发症与后遗症,导致眼部致盲。

 

然而目前葡萄膜炎治疗药物以进口药为主,国产药较少。虽然葡萄膜炎患者相较于其他几种眼疾而言患者数量较少,但该类疾病所能够使用的药物也较为稀缺。维眸生物瞄准这一痛点,研发JAK1抑制剂首个滴眼液剂型,用以治疗免疫或炎症性眼科疾病。

 

维眸生物经试验证实VVN461e具有出色的靶点选择性和靶器官集中度,其对JAK1和TYK2的选择性显著,并能够使药物高度集中在眼部脉络膜等部位。

 

未来针对VVN461e,其适应症范围还可扩展至干燥综合征、慢性植物抗宿主病(GvHD)、严重干眼症、结膜炎眼部疾病。

 

初心

 

“由于我们定位在眼部治疗,因此我们也并不限制自己是做哪一种疾病,只要是与眼睛有关,我们都会看一看。”李勇博士说道。

 

正是怀揣着这样一颗希望能够在国内眼部疾病创新药研发上做出贡献,使国产药替代进口药的初心,维眸生物才会不断在眼疾治疗这条路上寻找新的出口,将基础医学研究和临床治疗连接起来,凭借团队科研能力不断研发出新药。

 

同时,整个行业也在政策的驱动下发生着变革。2015年底的统筹政策发布以来,国家药监局连续发布多项相关政策,建立优先审评机制,加速创新药临床审评和上市审评效率。MAH等政策更促使医药行业未来发展更为规范化、集中化。创新药的发展或许需要时间,但却已在路上。